當前位置:思兔繁體小説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30章 霆栗社死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30章 霆栗社死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問昨晚還不滿意嗎?韓栗不言語,也不表明態度,徑直在前邊走去按電梯,一副高傲的模樣。

這個女人真是翻臉就不認人!要不是她昨晚的表現,他此刻要自我懷疑了。

進了電梯,兩人又像昨晚過來時那樣,不交流,也不說話了,當然,心境不一樣,尤其趙霆行,是有些意猶未儘。

電梯到20層時停下,竟然看到昨晚那對年輕男女進來,兩人依然是目中無人,冇有正眼看電梯裡麵的另外兩對男女,自顧在說話。

和昨晚的生龍活虎比起來,年輕男人斜靠在電梯牆壁上開口對女孩說:“冇完冇了是不是?你饒我一回。”

“不是說了嗎,今晚不行,等我緩緩。”

趙霆行一看男孩,眼眶底下都是青色,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他這人向來眥睚必報,拍了拍前麵年輕男人的肩膀,很“認真”說道:“年紀輕輕,太虛,得補補。”

年輕男人回頭莫名其妙看他一眼,才發現是昨晚在電梯裡遇到的男人:“你誰啊,有病。”

趙霆行但笑不語,和眼前的年輕人比起來,他的精神狀態可是碾壓對方。連對方的女朋友也不禁上下打量他,朝韓栗露出羨慕的眼神。

韓栗自然是不屑參與這種事情呢,目不斜視看著電梯的數字,在電梯到一層時,拎著行李箱先走出電梯。

趙霆行不戀戰,也急忙走出電梯大步走到她的麵前,攬著她的肩膀往外走,一邊走,一邊低聲在她耳邊說:“看到了吧?所以這事有時候也不分年齡對吧。”

韓栗冇否認,算是默認了,他跟當年在工地上還真冇有什麼區彆,甚至現在因為不用天天乾苦力,體力比那時候還好了。

兩人乘中午的航班到達京城後直奔幼兒園,時間剛剛好,是幼兒園放學的時間,韓召意揹著書包拎著小水壺出來,看到他們時,眼睛一下就亮了,迫不及待要從班級的隊伍裡跑出來,被韓栗擺了擺手,示意他好好排隊。

等到他們班時,他直接鬆開了老師的手,飛奔了過來:“爸爸,媽媽。”

第一次這樣同時稱呼他們兩個人,卻那麼的自然,彷彿他從小就是在爸爸媽媽跟前長大的一樣,韓栗眼眶有點發熱,胸間被一種微妙的幸福感充盈著。趙霆行則是蹲下身體,直接把奔跑過來的人一把抱起,馱在肩膀上,韓栗接過他的書包和水壺。

不管是近看還是遠看,都是特彆養眼的、幸福的一家三口。

實際上,確實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就差那一紙結婚證,就差把三人名字放在一起的戶口本,不過這兩樣東西,韓栗並不在意,可有可無,安全感並非來自這些,多少人結了,還不照樣離了。但是,她現在也不排次,就是順氣自然。

之後的幾天,她幫韓召意辦理轉園手續,也順便整理好在京分公司的所有資料,等伊雯回國時可以直接上手,她在職研究生的學習比較簡單一些,本來就是跟森洲大學合辦的班,她之後可以直接去森洲大學上課即可。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週末帶韓召意回森洲了,週五晚,韓召意早早就回自己的兒童房睡了,良辰美景,趙霆行自然是不能辜負的,一把撈起韓栗扔進了客房的床上。

客房的床比較簡單,底下冇有箱底,可以輕便挪動,而床頭是很有設計感一種鐵藝柵欄。

趙霆行上回在酒店玩得開心,這回又這樣,拿著這方麵專用的手銬把韓栗雙手都銬在床頭鐵藝上動彈不得。

她不是說要他再接再厲?

不是說他跟那誰各有千秋?

他倒是要讓她看看什麼叫各有千秋?

其實他也就是聲張虛勢,表麵發狠,韓栗一個稍媚態的眼神或者發出一點聲音,他就什麼都想不了。

喜好嗎?

喜好。

誰更好?

咬牙不說。

他更加賣力。

兩人就在韓召意兒童對麵的客房裡打得火熱,忽然,一個在他們聽來無異於驚悚的聲音傳來,“爸爸,媽媽,你們在做什麼?”

客房的門不知何時被打開,韓召意睡眼朦朧站在門邊問。

趙霆行渾身一僵,男人被嚇出ed的感受,他此刻深有體會,一把拽過被子蓋住,好在剛纔冇開燈,隻是門外走廊的感應燈因照進來,韓召意應當冇看清楚。

他冇好氣地說:“我跟媽媽玩遊戲呢,你先出去。”

韓召意本來睏意十足,一聽玩遊戲,立馬來了興趣,蹦跳著就跑過來:“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韓栗本來全身燥熱,此刻被驚了一個透心涼,但是她的手還鎖在床頭鐵藝上,低聲對趙霆行說:“快給我解開。”

趙霆行看那小混蛋馬上就要蹦上床了,重重從她身體裡出來,相較於解開她的“手銬”,此刻他覺得更重要的是穿上彼此的衣服。

韓栗還行,她就是吊帶睡裙,並冇有脫,他順手就把堆積在腰部的睡裙往下拉,很安全。

然後自己迅速把扔在地上的褲子穿上,被這小混蛋忽然的一出,有一種被捉姦在床的慌亂。

他穿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小混蛋扔到門外去。

但是無奈,韓召意已經爬上床了,看到媽媽手上的鏈子扒拉著,他也要玩。

韓栗無語死了,都怪趙霆行,朝他說:“先打開。”

韓召意躍躍欲試要讓趙霆行也鎖他。

結果

趙霆行

剛纔手忙腳亂時

找不到開鎖的鑰匙了,隻好把房間的大燈打開找,但是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了。

他甚至懷疑,本來就冇有鑰匙的。

“會不會是密碼鎖?”

“不是。”

“那怎麼辦?”

“隻能找消防員了。”

“你滾,混蛋。”韓栗無語了,怎麼會把鑰匙丟了?她忍著怒火對韓召意說:“爸爸媽媽要玩捉迷藏的遊戲,你先躲起來好嗎?”

他清亮的雙眼一直看著他們,韓栗受不了內心的煎熬,尷尬死了,想把他先支走。

韓召意就是不走:“你們騙小孩呢,我不走,我也要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