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思兔繁體小説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457=章 交給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第2457=章 交給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457=章交給出

起初,弟子們聽見突破之聲,還會成群結隊的跟去天驕山下,梗著脖子往上看。

有弟子問:“突破這麼多,葉師弟累嗎?”

“就是,這麼的累人,我纔不突破。”

“你不突破,我也不突破了。”

“你們都不突破,我也不。”

弟子們互相對視,都在彼此的眼中看見了笑。

到了後來,天驕山上再響起突破之聲時,眾人已經麻木了,甚至還想堵住耳朵,隻覺得那山上的聲音實在是大。

若非親耳所聞,隻怕星雲宗的弟子們此生都想不到,修行者的突破之聲,竟還能到“擾民”的地步吧。

偶爾間,段清歡、章瓷等人也會上山去打個地鋪。

路過的許予,會懶洋洋的說這座山應該更名為“銅猥山”。

眾武神境弟子們隻覺得乍然聽去,高階大氣上檔次。

問及緣由時。

許予回道:“銅臭氣重,猥瑣味濃。”

說罷,飄飄然而走。

徒留下一地淩亂的師弟妹們麵麵相覷。

時間,如白駒過隙。

冬末。

夜深時分。

小寶早早地睡了。

楚月停下修煉,和龍非煙、蕭離等人討論重要之事。

“明日就是寶寶的生辰了,就停一日的修煉吧。”

現如今,她已經有九十星的修煉。

成為了武神境大乘的修行者。

越到後麵,越難突破。

“我也是這樣想的。”屠薇薇點點頭。

君憐月道:“那小公子的生辰宴,就交給我和小八、羅婆婆吧。”

“有勞了。”少年清雅地笑。

君憐月心頭再次生暖。

公子總是這樣。

不僅把她們婢女當成人,還給予了朋友之間同等的尊重。

後半夜時,星雲宗發出了麒麟的怒吼之聲,如煙花般漫天的火光。

此乃麒麟星火,是宗門遇到重大危難之事,纔會自主騰空升起。

楚月用神農之力堵住了小寶的耳朵,連忙攏著披風去到了外邊,問道:

“發生了何事?”

卿若水擰緊了眉:“是獸潮,獸潮來了。”

海神界每年春夏交替之時,都會發生大規模,無規則限製的獸潮。

不計其數的野獸們,被族群之王所率領。

從此翻山越嶺,自深夜奔襲到黎明破曉,然後等待下一個落日,去到更遠的地方。

所過之地,是寸草不生,是生靈儘亡。

而最先成立修行者宗門的理由,就是為了防止獸潮來襲時,並非孤軍奮戰,而能傾全宗之力。

楚月的神魔瞳暗閃血紅的光芒,倒映出萬獸奔騰的場景,那等聲勢浩大,說是視覺的震撼也不為過。

無數的獸吼彙聚在一起,堪稱是震耳欲聾。

一雙雙強而有力的野蠻的蹄子蹬在大地,濺起飛揚到了高空的塵灰,還使得大地震顫不止。

沙塵狂卷天穹,遮住了明月與星辰。

一道身影,手執銀色的長劍,到了最高空。

許予劍橫眼前,並指抹劍。

劍刃寒光閃爍,倒映著他凜冽的眼眸。

隨即,高聲喝:“列方天古陣,護我宗門!”

“是!”

同為真元境的柳霓霄和江臣,俱都飛掠而出。

三千歸墟境,盤旋天地四方。

十萬星雲宗弟子,齊齊盤膝坐下,渡力於高空。

錯綜複雜的氣力,使得冬末的這個夜晚,是花俏豔麗的。

通天樓內,還有許多的真元境弟子在閉關。

那些,都是星雲宗的底牌,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通天樓裡暢遊諸天萬道的海洋,找得修行的真諦。

卿若水解釋道:“菩提萬宗的各大宗門,在應對獸潮之時,都會開啟方天古陣,方天古陣冇有殺傷力,就像是一層閃光的屏障,在獸潮尚未完全接近我宗時,護佑著宗門。換而言之,算是讓獸潮,遠離我宗。”

“等等。”

楚月的神魔瞳驟然一縮,隔空看到了獸潮眼神裡如火焰圖騰般的血紅色。

那是,狂化的跡象!

狂化的獸潮,一旦失去了理智,就會被憤怒取代,而無視掉護佑星雲宗的方天古陣。

方天古陣若是被破,星雲宗內大部分三十星以下的弟子,都會淪落為這些妖獸的食物。

“這些妖獸,狂化了。”楚月確定以後,低聲說道。

“狂化?怎麼可能?”卿若水詫然。

那側,段清歡和章瓷祭出宗門法器,乾坤日月光幕!

光幕倒懸天穹,映出了獸潮的場景。

使得星雲宗弟子們,都看清了狂化的妖獸。

“宗主呢?”寧夙問道。

師兄趙浮沉來到天驕山,急忙說:“宗主他們都在地獄海,一時半會兒是出不來的,走,快走。”

“為何要走?”屠薇薇問。

“你們且看乾坤日月光幕。”明少俠戴著龍冠匆匆而來。

眾人朝日月光幕看去。

隻見獸潮之中,引領此次獸潮的獸王,皮膚黝黑,身上到處都是光板,亦正亦邪,似雌似雄。

獸王有一雙獵豹的耳朵,卻有山羊般詭異的豎瞳。

他笑著看向了夜幕,彷彿看穿了法器乾坤日月光幕,正與星雲宗弟子們對視。

他道:“交出葉楚月,我放過星雲宗。”

聲音不大,甚至還有幾分低沉的魅惑,卻是傳遍了宗門。

楚月暫時想不出自己與這位豹王的恩怨,但對方因她而來,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理由。

沸騰如一鍋熱水的星雲宗瞬間沉默了下來。

有一位叫做梵星語的女弟子,直接叫喊道:“你們冇聽見獸王的要求嗎,把葉楚月給他啊,我們就安全了!”

“獸潮若是衝破我宗方天古陣和防線,三十星武神境以上的弟子自可安然無恙,但我們這些人可都得死的。”

“強者畢竟是少數,大多數都是我們這樣隻配為魚肉的廢物。”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何錯之有?”

“更何況,犧牲掉一人,換一宗太平,是何等榮幸之事?”

梵星語激烈無比地喊道。

此人曾跟著寧夙混日子,算是楚月入宗初期所遇到的宗門弟子之一。

她恨得牙癢癢。

嫉妒的種子早已生根發芽。

當初楚月入宗時,在宗門的地位連她都不如。

短短兩個月過去。

葉楚月搖身一變,竟成了星雲宗的脊梁。

還突破到九十星武神境!

“嘭!”

一根鐵棍,驟然砸在了梵星語的頭上。

鐵棍的另一端,被一名白衣少女死死地握著。

少女名為左鈴蘭,身邊還跟著秦風等人。

這些人,都是不久前在神丹閣廣場時,與華清宗陳野對上,被楚月所救下的弟子們。

鐵棍下,梵星語的頭部溢位瞭如枯枝分叉的血液,殷紅而刺目。

左鈴蘭顫著手和嘴唇,眼睛發紅憤怒地瞪著梵星語,“你怎可,枉顧宗門信條,為求生存,做出自私自利之事來。”

“我會帶著我的劍,跟這群妖獸戰到至死方休,絕不會讓這群畜生帶走葉師兄。絕,不,會!”

左鈴蘭丟掉了鐵棍,拔出長劍,與秦風等人往外走。

越來越多的弟子,跟上了他們的步伐。

人潮如織,光影重重。

似洶湧的海水,拍打在梵星語的兩側。

十萬弟子,除極少數的聲音,都默默地拔出了兵器。

“在下吳桐,願為葉師弟一戰!”

“......”

聲音紛紛,如海嘯。

楚月在山之巔,複雜地望著這一幕。

許是見慣了世態炎涼,人心之冷,纔會被最純粹的感情所打動。

她深愛著星雲宗的土地。

她想看這片土地,盛開出聖潔之花,永恒地立於修行之世。

許予等人亦是怔住。

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號召力。

將星雲宗上下凝結一體。

柳霓霄雙手環胸,唇角輕勾,“這葉師弟,總是給人帶來驚喜,罷了,去戰吧。”

江臣取出了一方大刀。

許予半眯起眸子,看向星雲宗宛若城門般的大門。

弟子們即將衝出去的瞬間,漫天的火焰,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卻見一人,從天而降。

少年背展羽翼,懸浮於半空,微笑著望向了他們,“夜深了,諸位同門不宜大動乾戈,這殺人見血的事啊,還是葉某最擅長。”

話落,咧開了嘴角,笑得讓人挪不開目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