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思兔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 第82章:跟他沒關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什麼小說 第82章:跟他沒關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那時,他並不知事情會變成如此不可收拾。溫簡是他多年的好友,也是事業上的得力幫手,她回國的臨時住所在他家樓下,況且離卓遠科技很近,上下班方便,所以並無不妥。

她們這套房子的戶型與他家的一樣,隻是少了露台。

溫蘭早已經準備好了一桌飯菜,都是卓禹安在國外時愛吃的。溫蘭的廚藝很好的,在國外的那幾年,不愁吃穿,養尊處優,閒著冇事就報各種班,插花,泡茶,烹飪,反正跟一群中國太太們有固定的組織與活動。

卓禹安進門入座,有禮有節,風度極好,他這人,從小被老爺子帶著去見各種有威望的長輩鍛鍊出來了,在這種場合,表現得體。

溫簡是知道他的,他並不一定走心,所有得體都是出於他的修養。

溫蘭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有這修養的男人,品行就差不了,很可靠。

“你眼光一向不錯,禹安是難得的,你要抓緊了。”

“我知道。”溫簡當然知道,從在棲寧高中第一次見麵時便知道了。溫簡早熟,高一時看同級男生都是一群毛頭小子,唯獨卓禹安與眾不同,穩重而剋製,從第一眼,她就淪陷了。

“小簡,光知道冇用,你要付出行動,這都多少年了?有一點進展嗎?”溫蘭看著溫簡,像是看著不開竅的榆木。

溫簡語塞,她一直在很努力讓自己變好,讓自己能配得上他,有資格站在他的身邊。她確實做到了,他看到了她,肯定了她,把她當成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從頭到尾,你的方向就錯了。你再努力,也隻是成了他的事業夥伴,卻不能成為生活伴侶,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在他麵前,冇有表現出女性特有的魅力。”溫蘭一針見血。

“我...”溫簡想辯解。

“你什麼你,在禹安的眼中,你跟王岩有區彆嗎?冇有任何區彆。所以你從第一步就錯了。”

她與王岩在卓禹安的眼中有區彆嗎?

冇有區彆,甚至連性彆都冇有區彆。

她一直知道的,也以為卓禹安是以事業為重,無心男女之情,但隻要等他有意開始感情生活時,必然會看到她的,畢竟她是他身邊唯一的女性。

可惜,怎麼就冒出來一個舒聽瀾呢,怎麼偏偏是舒聽瀾呢?

這是母女倆昨晚的對話。溫蘭看不上溫簡處理感情的方式,瞻前顧後不夠主動。所以她特意邀請卓禹安來家裡吃飯,她知道,卓禹安不會駁她的麵。

溫蘭很會營造氣氛,用餐期間,講起在國外生活的共同經曆,頗多話題。

“其實你倆都冇必要回國,在國外也是可以管理國內公司呢,況且不是還有王岩在嗎?”溫蘭是想勸卓禹安出國。

“國外的環境要比國內好很多。”

溫簡幫卓禹安說話

“國外雖然好,但是禹安的父母都在國內,他是獨子,總歸要回來的。”

“現在哪還有這種老觀念,隻要子女過得好,在不在身邊,父母都高興的。”溫蘭確實想得開。

卓禹安不置可否,他的很多決定,考慮父母的因素不多。與他心裡,父母是父母,他是他,要說中間的聯絡,隻是單純因為愛。

今晚溫蘭請客吃飯,很多話,她雖不明說,但她相信以卓禹安的情商,自然是能聽得懂,那便是撮合溫簡與他,這也是她此次回國的目的。

這確實讓卓禹安意外,他一直把溫簡當成好友,是誌同道合的合作夥伴,與王岩一樣。他始終也覺得溫簡是一樣的想法,畢竟這麼多年,她從未表露過彆的心態。

然而今晚,溫簡冇有否認。

溫簡送他出門時,他斟酌了一下語言才道

“簡,你是我事業上最好的合作夥伴,一直都是。”

“我知道。”溫簡回答,又怎麼會聽不出卓禹安話裡的拒絕?

告彆了溫簡,卓禹安乘電梯上到頂樓那套空蕩蕩的房子,想起除夕夜那晚,他與舒聽瀾一起默數跨年倒計時,一起互祝新年快樂時,她看他時滿眼的喜悅。

那時的喜悅是藏不住的。

他一直不懂,他們明明冇有任何矛盾,為什麼一個溫簡的出現,會讓兩人的關係破裂至此?藉著那股衝動,他再次開車到舒聽瀾家的樓下。

舒聽瀾忙死了,把小臥室整理好,扔出了很多廢品,這是她第三次到樓下倒垃圾,然後便看到了卓禹安,他倚在車邊,不知看了她多久。

兩人就站在昏暗的路燈下,他倚在車旁,她站在垃圾桶旁,中間隔了一個過道。

“不臭嗎?”卓禹安問她,語氣揶揄。

舒聽瀾這才往前走了幾步,離垃圾桶遠一點。

“找我?”她問,真不知他怎麼想的,最近偶爾在公司碰到,他已經完全把她當成陌生人了不是嗎?

“在做什麼?”卓禹安冇回答,指了指垃圾桶旁她扔的雜物。

舒聽瀾也不回答,就想著冇事的話她回家了。

“今天下班,在十字路口看到你了。買那麼多速食產品能吃完嗎?”他轉了一個話題。

舒聽瀾還是冇回答,心想你有事嗎?跟你有什麼關係?莫名其妙。

卓禹安並不管她的冷漠,反而笑著問

“如果需要我幫忙做飯,可以跟我說,我不介意。”

什麼自尊,什麼骨氣,在她麵前好像都不重要,卑微至此。

舒聽瀾轉身要走,卓禹安一個箭步把她拽住,把她困在車與他之間。

“為什麼?”

如此近的距離,舒聽瀾隻看到他的眼眸黑沉如同在大海的最深處,有一股攝人的力量。她使勁推開了他,然後頭也不回地回家了。

很多事,真的冇有為什麼,更冇有答案。就像她,他,溫簡,如果繼續糾纏,註定成為她們父母那樣的結局,很不堪。

第二天是週末,是去接母親出院的日子,林之侽比她更高興,一大早就開車到她家樓下等著了。

舒聽瀾上車時,她說

“奇怪,剛纔過來是,好像看到卓禹安的車,他不會昨晚在你家留宿吧?”

“冇有,我跟他沒關係了。”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