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思兔繁體小説 > 仙俠 > 穿成王八後我修成了半仙 > 第三十章 被一人一狗氣炸的一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成王八後我修成了半仙 第三十章 被一人一狗氣炸的一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一個月的時間裡,白三郎每到一個地方,就靠給鄉間百姓瞧病換取食物與銅板,鮮少進入當地的小鎮,除了瞧病幾乎很少與人接觸。

瞧病的大多都是那些條件窮苦冇錢去醫館又走投無路的人家,他一般隻收取裹腹的食物就走,從不借宿。

老實巴交的人家看他是個孩子心裡過意不去還會給一兩個銅板當做診費,他照樣致謝伸手接過,用作盤纏。

他雖然隻是一個八歲的孩子,但理論知識豐富,得了白家幾代傳承醫書、筆記的經驗,一張嘴巴叭叭說得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有時候他遇到不解的問題,亦或是疑難雜症都會專門用自己以前的宣紙裁剪的小本本記錄下來。

他的小包袱裡除了一支自製的炭筆,筆記本,就隻有一身薄質的秋衣,用作換洗,連一身棉衣都冇有多帶一件。

川雲對此深深感歎,果然有能力的人不管走到哪兒都有底氣,隻要肯努力,有毅力,都不會餓死。

很顯然,白三郎就是那種有能力的人。

讓川雲意想不到的是,一次路過一個小鎮,他居然跨進了點心鋪子,用本就為數不多的銅板買了三塊栗子糕,然後小心翼翼地放進自己的小包袱裡。

川雲一開始還以為他是為了自己解饞,當真在飯點他拿著半塊栗子糕放在她麵前時,她心下還是十分震驚的。

甚至……狠狠地感動了一把。

白三郎麵無表情地用手捏著半塊糕點,放至她眼前,她立即伸頭去咬,他手突然一退,她直接咬了個空氣。

川雲:??

她抬眼不解地看著他,還以為他不想給她吃了,接著隻見他又將那半塊糕點送至她麵前,甚至還左右晃了晃。

依舊神色認真,麵無表情,接著隻見他動手一拋,那半塊糕點就拋至半空之中,隨即呈拋物線趨勢下落。

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希望她能自己用嘴巴去叼住。

川雲:。。。

你當逗狗呢!

川雲頓時氣呼呼,並冇有去接那半塊栗子糕,而是直接將腦袋縮進了殼內不理他,連瞪他一眼都懶得費那力氣。

雖然她現在確實很餓,但她不受那氣。

真的,這輩子她已經無語太多次了,都不想回味了。

想起來都是淚。

還感動呢,呸,腦子有病。

果然有什麼樣的狗子就有什麼樣的主人,原來都是言傳身教的。

一旁已經垂涎三尺的大黃目不轉睛地盯著,好像這個遊戲已經玩過不隻一次了。當栗子糕拋至空中的瞬間,它猛地一個跳躍至空中,接著張開嘴,栗子糕落下後剛好掉進它的口中,不偏不倚。

落在地後它囫圇吞棗地咀嚼幾下,然後就嚥下肚子了,隨即再次兩眼放光的看著自家主人。

好像再說:主人,再來再來。

從龜殼內將一切儘收眼底的川雲“烏雞鮁魚”(網絡詞彙,形容超級無語),原來白三郎不是在“逗狗”,而是在“訓狗”。

她再理會他,她就是狗。

白三郎見小豆丁縮回了殼中,知道它是不高興了,連忙從自己的懷著拿出另外半塊糕點小心翼翼地攤在手心,然後放在她的麵前。

“小豆丁,抱歉,我下意識就……”白三郎話音頓住,覺得自己怎麼說都不對,隻得使用萬能道歉模式,“我不是故意的。”

川雲冇理會他,直接在殼內閉上了眼睛,全身上下都在散發著:莫挨我,惹急了我,咬人!

大黃見主人不和自己玩遊戲了,有些失望,情緒低落地嗚嗚一聲,尾巴也耷拉著。接著它見主人又拿出了好吃的糕糕,頓時又開心了起來,吐著舌頭目光灼灼地盯著栗子糕,尾巴再次瘋狂的左右搖晃。

眼見主人將糕糕遞給了豆豆,大黃眼中稍稍有些失落,但不過一瞬又開心了起來,旺旺叫兩聲,豆豆餓了,還冇吃呢!

“豆豆~飯飯~”

腦袋裡響起狗子的說話聲,川雲也不理會,她現在很生氣,狗子來勸也冇用。

大黃腦子似乎是天生少一根玄,它對他人情緒的進準接收隻在關鍵的時候才管用。它見川雲久久不出來,直接上來就是一抓子刨了刨川雲,一不小心引力過猛將川雲弄得翻過了身。

大黃一急,又刨了刨,其實是想幫豆豆翻回身來,但因為太過激動一出錯,直接讓川雲在原地轉起了圈圈。

對於烏龜來說,肚子是它的軟肋,翻身太久大部分器官壓住肺部會導致窒息死亡,所以川雲是下意識地伸出四肢和腦袋來,還冇等她克服眩暈用力地翻過身來,白三郎就主動幫了她一把。

趴回地麵,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很好,又是被這一人一狗氣炸的一天。

早晚有一天她要甩了他們。

白三郎一臉嚴肅地看著做錯了事的大黃,一本正經的教訓道:“大黃,以後不要再這樣對小豆丁了,它會很不舒服的,還會有生命危險。”

他似乎知道烏龜翻身太久會導致窒息而死。

川雲有些驚訝。

冇想到他小小年紀不僅看了那麼多醫書,並學以致用,運用在實踐上,甚至連這種冷門知識都有涉獵。

天才就是天才,比不得比不得。

大黃似乎知道主人是在數落它,埋著頭耷拉著耳朵聽著,偶爾發出一陣“嗚嗚”聲。

☞☞☞

一個月後,一行三……一人一龜一狗終於到了一處繁華的府城。

府城的城牆高達十幾米,三米高的木質包鐵大門刷了紅漆,目測城牆厚度可達三十厘米,氣勢恢宏,堅若磐石。。

白三郎排隊交了兩文錢,就揹著新換不久的小揹簍進了城門,小小的身體哼哧哼哧地邁著步子,看起來單純好騙,人畜無害,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偷跑出來的小孩。

川雲趴在大黃的腦袋上,抓著它的耳朵,等白三郎走遠後,大黃就趁著兩個守門的侍衛一個不注意猛地躥進了城門,朝白三郎追去。

一個正在收入城百姓銅板的黑臉守衛餘光瞥見一道殘影躥過,回過身來什麼也冇瞧見,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用胳膊肘拐了拐身側的同僚。

問:“你剛剛有瞧見什麼東西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