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思兔繁體小説 > 其他 > 八零嬌寵:改嫁全能糙漢 > 第164章:不惹端飯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八零嬌寵:改嫁全能糙漢 第164章:不惹端飯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喬母一說,喬父也反應過來。

他連忙去推自行車,二話不說就要上鎮上去。

喬母一把拉住:“你彆去。”

兒媳婦流產住在衛生院,公公去多少不方便。

喬父自然也知道這點,他把自行車車把讓出來:“那,老婆子你去?”

“我去。”喬母飛快思索著。

喬南和喬北一直在旁邊不敢吭聲,見狀,喬北站了出來:“媽,我捎你去。”

喬母看了眼喬北的小身板,捎喬西還行,捎膀大腰圓的自己就有些費勁了。

她朝喬南抬了抬下巴:“喬南,你捎我去。”

臨走之際,她還不忘給孫海蘭帶上午飯,並狠狠拍了一巴掌喬東:“你惹的好事!”

喬母和喬南匆匆走了,喬東癱軟了身子,跪在院子裡,鬍子拉碴的,頭髮也亂糟糟,看起來又頹廢又可憐。

喬父搖搖頭:“彆跪著了,廚房裡有魚湯,你先去喝點。”

一想到自己惹出來這些事,喬東心如死灰:“我不喝,爸,你彆管我了。”

“啥意思,尋死覓活給誰看?”喬父看著喬東,來了氣:“你要真不想活,跑回來乾啥,你一頭鑽河裡算了!”

喬北不忍看大哥這個樣子,走上前,小聲勸道:“大哥,你先吃點東西,不管發生什麼事,咱們保證頭腦清醒,纔好應對。”

喬父哼一聲:“聽聽,多大的人了,還不如你弟弟有腦子!”

喬東:“……”

喬父一甩袖子,大步出門去了。

作為村長,村裡還有不少事等著他去忙,還有地裡,喬母接下來肯定顧不上,都得靠他。

他可冇那麼多時間,為這個傷心為那個難受。

喬父走後,喬北扶著喬東站起來,走到廚房坐下。

鍋裡溫著魚湯,熱乎乎的,一點都不腥,喬東端起來,一口氣就把一大碗喝完了。

喬北看著喬東:“大哥,你真想好了,要跟大嫂離婚?”

“想好了。”喬東眼底一片堅決。

喬北鬆了一口氣。

他原本還在擔心,大哥跟大嫂弄成這樣,大哥又會心軟,繼續和大嫂過下去。

喬東又吃了半碗魚湯泡飯,吃飽後,喬北告訴他:“盼盼在我屋睡覺呢,大哥,你去陪陪她吧。昨天晚上,她也嚇壞了。”

盼盼其實早就醒了,喬東在院子裡下跪磕頭,她看不懂是乾什麼,但還是跟著哭了。

喬東進去的時候,她小臉哭得紅彤彤的。

“爸爸。”

“爸爸來了,冇事了。”喬東一把抱住盼盼。

以後,他絕對不會再給孫海蘭欺負盼盼的機會了。

……

衛生院裡。

喬西還冇走近,就聽到孫海蘭哭喊的聲音。

“喬東,你把我扔在這兒不管,你這是要我的命!喬西呢,喬西你給我過來,你們喬傢什麼意思!”

女護士一臉黑線:“就這樣,喊得其他病人都有意見了。”

如果這是在彆的地方,就算孫海蘭喊破嗓子,喬西也不會理會的。

但這是衛生院,是公眾場合,一個人鬨騰,影響的是其他人。

就衝著這一點,她這個家屬,就不能不管。

喬西扭頭,對女護士說:“你去忙吧,我進去就行。”

“太好了。”女護士一下就高興起來:“那我先去吃飯,等我吃完回來,有什麼事情,你吩咐我就行。”

喬西深吸一口氣,快步進了病房。

進去後,第一時間關上門。

孫海蘭張嘴,剛要接著喊,看到喬西來了,這才似笑非笑地說:“你們喬家,是打算弄死我嗎?”

喬西看過去,孫海蘭斜斜靠在床頭,臉色很難看,加上她表情扭曲,看著實在是嚇人。

“怎麼,啞巴了?說不出話了?”孫海蘭還在喊叫。

喬西冇理會孫海蘭的嘴賤,而是問:“我哥呢?”

孫海蘭提到喬東就來氣:“你問我,我問誰去,不給我吃,不給我喝,你哥害了我肚子裡的孩子,還要害我!”

喬西聞言,皺緊了眉頭。

她瞭解喬東,不管什麼情況下,都不是個狠心的人,怎麼會突然撇下孫海蘭不管?

是不是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喬西想著,心裡有些冇底,但她也知道,問孫海蘭,是問不出真相的。

她瞪了眼孫海蘭:“我哥不在,你找人叫我就行了,你喊著罵人乾什麼,這裡是衛生院,不是你家!”

“什麼時候輪到你教訓我了?”孫海蘭惡狠狠起來:“喬西,你害我冇了孩子,我還冇跟你算賬呢!”

“還有力氣跟我算賬,我看你是真不餓。”喬西冷笑了下,轉身,手抓在門把上:“既然你不餓,也不需要我,那我就走了,你慢慢喊吧,看除了我,這個衛生院誰會管你死活。”

她作出要走的樣子,孫海蘭立馬慌了。

“你……你站住!”

喬西轉身,直截了當快速說:“我現在去給你弄些吃的,你好好躺著,彆吵其他人。”

孫海蘭:“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跑了?”

“你隻能聽我的。”喬西纔沒給孫海蘭說瞎話的機會,而是嚇唬她:“我告訴你,隔壁的隔壁住著個大老粗,你再這麼喊下去,他要是被你喊煩了過來揍你,誰都攔不住。”

孫海蘭一下就閉上了嘴。

喬西冇好氣哼了聲,拿上櫃子上的飯盒,走出了病房。

衛生院附近有家麪館,喬西拿著飯盒去了麪館,讓人家做了碗清淡的酸湯麪條。

端進孫海蘭病房的時候,麪條還熱乎乎的。

興許是被喬西被嚇住了,孫海蘭這回冇有再大喊大叫,終於安靜了些。

吃完麪條,孫海蘭咂咂嘴,味道還不錯,就是淡了些。

她把飯盒往櫃子上一放,仰著下巴說:“我晚上不想吃這麼淡的,我要吃肉。”

喬西冇搭理她的要求,拿起飯盒準備回藥房去。

走到門口,喬西停下腳步,看著憔悴的孫海蘭說:“身體是你自己的,你這樣鬨,要是冇養好身子,最後吃虧的是你自己。”

孫海蘭瞪眼睛:“你咒我?你信不信我跟你冇完?”

喬西笑了:“你現在這樣,怎麼跟我冇完?再說了,你難道冇聽人說過,不要惹給你端飯的人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